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国内市场上另流行多款非法虚拟货币

    2016年,在青岛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的余某受朋友邀请来到青州市,认识了满元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祝某。祝某提出希望与余某合作。
 
    据媒体报道,余某此前做过传销,满元聚公司的传销+虚拟货币的经营模式,也是由余某规划。
 
    规划完成后,祝某从潍坊市的一个张姓男子处买来一款软件,建立了“皇尊网”。
 
    据青州市公安局透露,该软件是一套会员“结算系统”,用于传销的奖金计算、分配、提现。
 
    青州市公安局向南都记者表示,贩卖这套“结算系统”的张姓男子仍未被逮捕,是否要追究其法律责任,需要上级机关的研究决定。
 
    南都记者了解到,类似传销软件正被公开售卖。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直销系统”、“直销”、“奖金制度”,首页即跳出多条推广链接,均宣称可以打造结算系统。这些软件公司甚至做了某搜索引擎的推广业务。
 
    其中,大黄蜂软件的员工林先生表示,他从事这一行业已有16年,从线下直销开始做起,后来发展到网络直销,最后连产品都不需要,变成纯资本运作。
 
    中关软件科技的员工刘小姐称,只要有产品对接,即使没有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也能做直销系统。她介绍说,“我们的奖金制度可以做到无限层。”
 
    珠三角的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做了搜索引擎推广业务。
 
    5月4日,在业务员张某的介绍下,南都记者见到了这家公司软件开发小组的负责人罗某。
 
    罗某从事会员结算系统开发已有5年,最近承接的一个大项目名为“新×天地”,行话叫做“返利盘”。即每充值100元会员费,可以每天返现3元钱,多充多返。“这个制度风险很低,100元连立案标准都不到。”罗某称。
 
    据他介绍,返利盘模式简单,市面上很受欢迎。“再加入一套直销奖金制度,他们会自己想办法发展下线。”
 
    “新×天地”的订单显示,会员推荐满3人,将得到其下线8%的提成。再推荐6人,又可以享受6%的提成。如此发展,最多享受其50名下线的提成。甚至下线再推荐下线,会员也可以享受提成。
 
    “新×天地”最终获利颇丰。“开盘一个月,保守估计流水7000万元,沉淀3000万元,仅关盘那天就入金550万元。”罗某介绍说,“新×天地”的老板系3月中旬跑路。
 
    “我们只卖刀,你拿刀去干什么跟我们没任何关系。”业务员张某宣称,公司没有参与“新×天地”的实际运营。但罗某表示,项目开盘后,公司曾跟进维护系统长达1个月。
 
    多款非法虚拟货币流行
 
    南都记者发现,除了皇尊币,国内市场上另流行多款非法虚拟货币,均利用传销的奖金制度进行推广。
 
    中国正成为这些非法虚拟货币的目标。以今年4月5日宣判的马克币传销案为例,当事人席海翔将国外虚拟货币马克币引入中国,并成立起一个推广团队,建立了一套传销奖金制度。根据该制度,只要会员不断发展下线,就能依人头数量和层级获得返利。
 
    南都记者登录其网站发现,马克币在全球59个国家拥有会员账号71万个。而据席海翔供述,其共在国内发展了58万个会员账号,占全球总数的82%。
 
    与比特币相比,市面上流行的马克币、皇尊币等非法虚拟货币,则由特定机构发行,并要求玩家缴纳一笔入门费,有关门跑路的风险。因此,这类虚拟货币更像是敛财工具。
 
    近日,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一份起诉书显示,2014年11月,被告人杨某等人建立了一个网络交易平台,营销一个名为“K币”的虚拟货币,并发展各级会员2000余人,收取充值资金共计1亿余元人民币。
 
    2015年9月,该平台关门跑路,投资者的入门费无法提现。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虚拟货币都喜欢将自己与比特币做对比。
 
    以皇尊币为例,满元聚公司号称,该非法虚拟货币与实体产品销售相挂钩,而比特币并没有实体托底,因此皇尊币的升值空间相当可观。实际上,警方调查发现,满元聚公司高层能暗中操盘。
 
    不同的是,比特币则无人能操盘。
 
    据悉,比特币不依靠固定机构发行,它依据特定算法,只有通过大量的电脑计算才能产生,总量上限被控制在2100万枚。任何玩家都可以尝试生产比特币,前提是拥有较好的电脑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