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金融监管加强后环境变化引发利润急速衰退?

  双方就鸿海集团旗下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IPO相关情况及未来业务发展等进行交流。博时基金副总经理董良泓陪同会见。
 
  郭台铭在与博时的会见中表示,工业互联网是鸿海集团近五年转型的重要方向,是在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将互联网技术、智能系统融入到传统制造中的重要载体。当雷军正在为他的小米是否配得上1000亿美元估值与市场上种种质疑拼力一战时——这直接干系到港股上市价值100亿美元的融资最终会不会缩水;马云对自家蚂蚁金服的身价,却闭口不言。
 
  作为中国超级独角兽企业的“扛把子”,无论是按2019年息前税后净利润乘以28倍的保守市盈率,还是用平均用户市值法,抑或传统的P/E倍数计算,1500亿美元、1597亿美元、1645亿美元的结论,近乎殊途同归。
 
  对照一下银联吧,762亿元人民币的最新估值,甚至不足其十分之一。5月17日,招商局集团官网发布消息称“博时基金江向阳会见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
 
  相关信息显示,5月15日下午,博时基金江向阳总经理在深圳会见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一行。
 
  本次富士康在A股上市,将为集团注入更多互联网基因,带领代工基因的鸿海转向以大数据为导向、AI分析为驱动,以及机器人(19.670, 0.12, 0.61%)运作为基础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加速在智能制造、工业4.0机器人生产、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崭新领域的发展。同时通过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云,提高中小企业的制造能力,为3000万中小企业赋能。
 
  另据接近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的人士透露,富士康已完成ipo战略配售投资者的初步遴选,前期遴选过程中也获得众多大型机构的积极关注。
 
  据透露,战配投资者的入围标准首先考量与工业互联网业务能否形成战略协同效应,合作提供软硬结合,虚实结合的科技服务解决方案,互补于富士康擅长的“硬”和“实”,代表“软”和“虚”的互联网公司顺理成章成为优先选择的对象,以BAT为代表的国内最大几家互联网巨头,都在最终确定的战配投资者名单内。
 
  不过,对于具体配售金额其并未透露。
 
  富士康获得发行批文的同日,修订《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部分条款的内容公开征求意见,新修订增加了定价方式的灵活性,允许企业自行选择定价方式。
 
  5月11日彭博社的最新消息称,由新加坡淡马锡及美国华平投资领衔的机构投资者正在致力于蚂蚁金服大概率“H+A”上市前最后一轮私募融资。马云的开价——100亿美元。
 
  从没有人怀疑蚂蚁s金服的实力,但要小心,强大无匹的阿喀琉斯会因那个倒霉的脚跟死于特洛伊人的普通一箭。事实上,当阿里巴巴于近日发布2018财年(从上一年的4月1日至第二年3月31日)第四季度(2018年1月1日至3月31日)财报后,人们才发现,原来“蚂蚁”也有打盹时。
 
  或者说,蚂蚁金服并非如它刻意展示的那般“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