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多种业务线的扩展提升着美团的营收能力

  在最新进入的网约车市场,美团同样实行高补贴政策与滴滴抢夺市场。今年3月,美团打车进驻上海时,司机端抽成比例仅为8%,且前三月免抽成,仅收取象征性的服务费。乘客端前3单最高可减免14元,号称1元钱打车。上线两天后宣布日订单量突破30万单,拿到30%的市场份额。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美团打车的总支出为2.93亿元。需要指出的是,2017年美团打车仅在南京一地运营。随着美团打车在2018年加大布局,其支出势必增加。
 
  但政府已经不能容忍网约车市场的高补贴政策。美团打车进入上海后,滴滴同样以大额补贴应对美团,在乘客端和司机端均提高了补贴力度。随后两家均遭到交管部门约谈,要求停止价格战。截至2017年底,美团总交易额为3570亿元,整体收入为339亿,净亏损为人民币190亿元,经调整净亏损28亿元。
 
  以外卖业务为例,美团在2013年推出该业务,成立之初便面临市场上存在已久的饿了么的竞争。它与美团之前面临的团购市场不同,几乎完全依靠资金启动,各平台不断通过大额融资补贴用户来抢占市场,“新用户下单立减 8 元”、“满 50 减 18”等补贴方式,是吸引用户的重要手段。
 
  过去几年,几方在外卖领域烧光了百亿级别的资金,在全国几十个城市进行激烈的“巷战”。有消息称美团在初期一个月的补贴就高达2亿元,截至目前美团的外卖业务尚未实现真正盈利。
 
  招股书的数据证实了这一点,数据显示,美团餐饮外卖的成本占美团总成本的89.1%,这其中大部分用于支付骑手的工资。
 
  为了维持高效的配送效率(招股书称2017年美团的平均每单配送时间约为30分钟),美团不得不大量招募配送骑手,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美团日均活跃配送骑手数为53.1万,骑手成本达到183亿元。
 
  常年亏损的一部分原因是美团在多条业务线同时作战,而几乎每一项业务都面临强大的对手,这就需要用持续不断的补贴来稳固市场。
 
  同时,它又在飞速成长中不断扩张边界,这导致美团几乎无法在短期内实现盈利。外卖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大零售布局刚刚启动,而出行市场同样面临着滴滴的防守。多种业务线的扩展提升着美团的营收能力,2017年美团的总收入达到339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61.2%,平台总体毛利率为36%。
 
  但不容忽视的是,它仍处于亏损状态。过去三年,这家公司累计亏损了141.5亿人民币(经调整亏损净额)。截至2017年底,美团总交易额为3570亿元,净亏损为人民币190亿元,经调整净亏损28亿元。今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全资收购了国内共享单车品牌摩拜单车,顺带包揽了这家公司背后的一堆债务。招股书显示,摩拜单车成立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且无法保证其未来能获得盈利。
 
  好消息是得益于其他业务线的逐渐成熟,美团的总体亏损正在逐年缩减,2015年至2017年,美团经调整后的亏损为59亿元、54亿元以及28亿元,三年内亏损减半。有分析认为,美团希望借助其他业务线的盈利,来弥补其在外卖及打车市场的亏损。
 
  也许是意识到短期内盈利不足,美团在招股书中强调,衡量其成功的主要指标是美团长期创造的价值,而非短期盈利能力。
 
  “虽然我们还远远不是一个很有钱、很赚钱公司,但是我们有足够的资金积累。”王兴在今年4月的一次采访中说。招股书的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美团现金及等价物达到约194亿元,短期理财258亿,合计约452亿元(约合70亿美元)。
 
  不过,今年4月份美团对摩拜单车的收购花掉了27亿美元,再加上打车及外卖的补贴开支,这笔钱够不够花还有待商榷。相关报道称,加上上述相关开支及投资布局,美团账面资金到今年4月约有34亿美金。
 
  因此,今日有报道称,美团“着急上市”是不得已而为之。过去八年间,这家公司一共进行了8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80亿美元。最新的一笔融资发生于去年10月,融资金额40亿美元,投后估值达300亿美元。
 
  有分析认为,现在的美团,还想通过非上市手段获得能满足自己胃口的融资,已非易事。而据外媒报道,此次IPO,美团希望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大约60亿美元的资金。
 
  招股书显示,此次募集到的资金将有约35%用于升级技术并提升研发能力;约35%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约20%用于有选择地进行收购或投资于与我们的业务互补并符合策略的资产及业务;约10%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未来想象力
 
  美团是下一个亚马逊吗?
 
  ? 核心数据:
 
  在公开报道中,美团至少投资或收购了近70家企业。最为显著的例子是今年4月对摩拜单车的收购。
 
  美团成立至今,不断有人发问,美团的边界到底在哪里?王兴的回答是:“看起来我们什么都做,但实际上我们只做一件事。”
 
  他将美团视为出售服务的电子商务平台。多次采访中他都提到了亚马逊作为类比,看起来亚马逊似乎也是什么都做,它拥有自己的电商平台,还涉及到媒体制作、云服务及智能硬件等多个领域。
 
  “你所看到的美团覆盖了很多垂直领域,是因为这些用户群体或多或少地存在交集。想要下馆子的、点外卖的、看电影的、旅游的、租车的,基本上是同一个群体。”王兴说。
 
  早期这家公司奉行“T战略”,横向为团购,纵向为从团购出发引申出来的多个垂直场景。基于这个逻辑,美团内部孵化了猫眼电影,将外卖业务独立出来,进入到酒旅行业等等。
 
  这个战略并非次次生效。过去,美团至少关闭了几十种线下业务尝试,包括美团早餐、排队机、WIFI等近十个业务。2016年,美团还因用户对其粘度不如预期,宣布停止上门按摩、上门保养、上门保洁等点评到家的服务。
 
  去年11月,美团宣布关闭了餐饮平台“松鼠便利店”和“共享充电宝”两个试点项目的运营,王慧文发布内部信称,探索新业务的标准包括未来的市场规模、与已有业务之间的联系、未来一段时间是否会发生巨大变化等,而新业务的探索资源则以“满足最小测试单元为默认标准”。
 
  此外,当进入某些新业务场景时,美团还会选择通过投资或收购来进行布局——越来越像巨头的打法,在公开报道中,美团至少投资或收购了近70家企业。最为显著的例子是今年4月对摩拜单车的收购,此前,王兴曾以个人名义投资了这家公司。有消息称美团原本的计划是投资而非收购,但王兴在后来改变了主意。
 
  更早之前,美团在进入酒旅市场时,通过收购酷讯来加强其在旅游领域的产品技术能力;在中低端酒店业务上,投资了酒店SaaS+PaaS服务商别样红。此外,美团还投资了大量餐饮ERP企业,以加强自己在餐饮B2B的实力。
 
  2017年2月,美团宣布成立30亿元的美团点评产业基金,专注于大消费领域C轮以前的项目投资。
 
  现在,美团已经很少在公开场合表露自己的“T战略”,而是强调内部各条业务线的协同作用。美团在招股书中解释,在即时配送及到店餐饮等大众、刚需、高频的服务种类的领导地位,可以使其快速地扩展至低频的消费场景,从而不断增加营收。
 
  这是平台的价值所在。在单个领域,美团并没有建立起强大的护城河。但当这些业务相互融合并层层相扣之后,美团借此构建了其核心的竞争壁垒。“还有哪个平台每天可能拥有数百万甚至数十亿单的交易量?”王兴在一次采访中反问。
 
  王兴拥有美团点评约11.4%的股份,以消息中称其谋求的600亿美元估值计算,王兴的身家可以达到68亿美元。今天照例更新的饭否中,他没有写关于上市的内容。
上一篇:中原很重视多元化,不希望市场有垄断 下一篇:没有了